资讯 协会 赛事 社会 段位 晋级 考试 知识 人物 大师 名家 新秀
健康 饮食 运动 医疗 心得 拳法 功法 实战 视频 比赛 教学 表演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武海钩沉 » 正文

明知道不公平,老人为什么还要“比武”?专家称:这才是“宗师”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2-25  来源:微醉说历史  浏览次数:27
核心提示:中华文明源远流长,或许有朋友问什么最具代表性?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多了,磅礴黄河、万里长城、千年中医,甚至是可爱的大熊猫,但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或许有朋友问“什么最具代表性?”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多了,磅礴黄河、万里长城、千年中医,甚至是可爱的大熊猫,但公认的“国术”就非中国功夫莫属了;不过在今天看来,或许是动作类影视剧的渲染,以至于传统武术究竟有多强,某种程度上“至今是谜”,世人所能想到的或许只有李小龙;甚至有朋友会轻蔑地说“如果‘功夫’很厉害,怎么还让日军进了中国呢?”

严格来讲,“功夫”和搏击应分开理解,搏击讲究在最短的时间内击倒对方,但“中国功夫”并不以伤人致胜为目的,而是磨练心性为主;从历史来看,虽然历代“人才辈出”,但真正有名气的似乎就那么几个人。至于“为什么让鬼子进中国”的问题,这里强调一点,功夫是“术”,枪炮是“器”;武术宗师也是血肉之躯,面对枪炮一样要退避三舍,因此,让日军得逞的不是“功夫”,而是回天乏术的“国殇”。还有一点,日军侵略中国的时间远比1937年早得多,清末民国时期尤为严重;最初日军的侵略是,妄图精神上摧毁华夏儿女,为以后的全面侵略做准备,首当其冲的就是“打倒”中国功夫。

1923年,日本大力士“板垣一雄”,奉“大正天皇”之命来华挑战中国功夫;此人号称“日本第一高手”,还被授予多种天皇级荣誉,又正值壮年,可谓气焰嚣张,狂言:要以硬功撅断中国武师的右臂。试想,还未交战就敢说“撅断右臂”这样精准的话,可见板垣一雄自信到了极点;不过也难怪,在他眼里,对手只是一名年逾花甲的中国“老头”,孙禄堂。常理来讲,自古“拳怕少壮”,孙禄堂在这场比武中确实不占优势;或许有朋友会问“既然是场不公平的比赛,孙老先生为什么还要接受呢?

回答这个问题,不妨先看看孙禄堂的生平,其河北顺平人,初习少林拳术,后拜入李魁元、郭云深门下修习形意拳,又随程廷华修习八卦拳;艺成后访少林,朝武当,上峨眉,逢人较技未遇对手。此后孙禄堂已不再年轻,对武术又有了更高深的理解,为研究拳与《易》之关系,再次从师程廷华研习八卦拳,多有心得,技艺精深;1912年得遇郝为真,又习太极拳精髓,1918年,孙禄堂将三家合冶一炉,革故鼎新,创立了孙式太极拳,卓然自成一家。

再到“板垣一雄”来华时,孙禄堂已是年逾花甲的老人,而且刚经历了丧子之痛;古有“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之说,此时的孙禄堂虽有武圣,武神,万能手,虎头少保,天下第一手之称,但他毕竟是凡人,在当时外强凌辱的大环境下,即便是花甲老人也要“被迫”接受挑战。实事求是地说,板垣一雄与孙禄堂之间已不能简单地看作“比武”,某种意义上也是事关“国体”的中日战争;但是,当时的孙老先生毕竟年过花甲,对手又是正值壮年的大力士,究竟胜负如何,就当时来说也算一大“悬念”,因此这场比武倍受关注。

当时各大媒体对这场“比武”多有报道,以其中一份报纸为例,大意为:“板垣一雄”与孙禄堂比武时间为1923年,地点就在孙老家里;板垣一雄自恃勇力,开局就猛扑孙禄堂,但均被躲开。熟悉武术的朋友或许知道,力量在实战中还是占据优势的,自古就有“一力降十会”之说;孙老先生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因此不与对手硬拼,而是用“顺化点穴”之法,以指点击板垣腹部,使其强力盛而不能速发。

说到这或许有朋友要开始嘲笑了“这明显是胡说八道,‘点穴’都出来了,板垣一雄是不是就不会动了?”这里稍作解释,“点穴”并非武术独有,最早出现于中医,是根据经络脏腑的生理变化,在人体相关穴位上产生一定反映的原理,主要用拳、指、肘、等骨梢进行按压,以达到按摩的效果;而在搏击中,点穴又叫“打穴”,其形式主要有:斫、戳、拍、擒、拿、撞、闭,可产生麻、哑、晕、死、咳、笑等效果,当然,这里说的相对简单了许多。

孙禄堂有《八卦掌学》传世,文中关于“坎卦蛇形学 ”的记载:此拳有点穴之法,式中有单指按点之术,单指按点之穴处在两腋窝,轻者可以伤身,重者可以致命;故点穴之法不可专用,专用必损阴德,谚云:己不用毒于人,人亦不用毒于我,所谓中找中,和找和,天理循环之数,是此意也。当然,或许是孙老先生的“层次”太高,以至于今天少有融会贯通者,因此武术中的“点穴”究竟有多大威力,至今仍尚存争议;不管怎么说,孙禄堂是用“顺化点穴”卸去了板垣一雄的力量,随后又闪、展、腾、挪,使其几无着力之处。

此时板垣一雄恼羞成怒,发狂般乱叫着,并一头向孙禄堂胸口撞来;孙老先生略一闪身,板垣一雄扑空,只听呯然一声,竟直接撞进了书架,板垣的大半个身子被埋于书堆之中“状极尴尬,只好认输”。板垣一雄的失败也让日本“大正天皇”颜面尽失,但并未结束其侵略图谋;此后,板垣一雄再次面见孙禄堂,并以两万元为“安家费”,条件是让其赴日教拳,孙禄堂断然斥曰“莫说二万,即二十万亦不教日人”并让翻译原文转告,此番不过略施小技,中国人是不可欺辱的。

说到这或许有朋友依然不信,甚至会问“除了孙禄堂,为什么不见其他武术宗师站出来抵御外强呢?”这里证明一下,为国荣辱,与外强肉搏的中国武师不在少数;较著名的就有:形意“车永宏”,在1888年的天津,大胜日本武士坂三太郎、迷踪拳“霍元甲”,在1910年的上海,大胜日本武士、形意“韩慕侠”,在1918年的北京,胜俄国大力士康泰尔、弹腿“王子平”,1918年—1919年在北京、青岛、济南分别胜美国、德国大力士和日本武士佐藤。

除此外还有陈子正、佟忠义、杨法武、马金镖、王芗斋、蔡龙云等,这些人都曾与外国大力士或武术高手,不惜以性命相搏;回首历史,专家也不禁赞叹: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功夫宗师”。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豫ICP备10023864号-4
豫ICP备1002386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