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协会 赛事 社会 段位 晋级 考试 知识 人物 大师 名家 新秀
健康 饮食 运动 医疗 心得 拳法 功法 实战 视频 比赛 教学 表演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新闻 » 正文

正在消逝的“老江湖”——走近重庆当代武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3-06  来源:腾讯网  浏览次数:14815
核心提示:两米长的大枪拿住一端想稳住都难,但赵幼生那在手中演示峨眉断门枪时显得格外轻松。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谈到江湖不免让人联想到

两米长的大枪拿住一端想稳住都难,但赵幼生那在手中演示峨眉断门枪时显得格外轻松。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谈到“江湖”不免让人联想到刀光剑影、侠义豪情的画面,它既是逍遥自在之地,亦是是非险恶之所,它既是情义恩仇之乡,亦是尔虞我诈之场。

随着冷兵器时代的结束,武术逐渐失去用武之地,“江湖”这一以武立命的圈子仿佛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消失在了拥挤的水泥森林和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

昔日重庆的江湖流派正在逐渐消逝,大渝网记者走访重庆多个流派传人、弟子,带您走近当代武者“江湖人”。

重庆江湖

三崇四十七门

古时武术流派有南北派之分,内外家之别,“全国十大武术家之一赵子虬”之子赵幼生先生向笔者介绍,早期武术有非常明显的地域特征,北方平原众多地方宽敞,拳势大开大合,巴渝地区山峦迭起,没有太多平整地势,故有拳打卧牛之地一说,曾有人可使“箱拳”,意为仅在一个箱子上就可打完一套拳。

武术文化通过几百年融会贯通,好武之人互相学习博采众长,发展至今不同流派之间都有很多相通之处,江湖流派追根溯源出自三家,少林、武当和峨眉。少林崇佛,武当崇道,峨眉崇神,即为“三崇”。

巴渝地区的武术流派主要出自峨眉派,有“五花八叶”之说,灌县的青城、丰都的青牛、通江的铁佛、开县的黄陵、涪陵的点易为“五花”,“八叶”则是指“僧、岳、赵、杜、洪、化、字、会”八大拳派。

此外还有源于河北沧县的八极拳,源于清代直隶顺天府(今北京)的八卦掌、源自陕西三元县的三元门、以及流行甚广的六合门等共计三十九门外地流派在重庆开枝散叶。

精武英雄霍元甲

原型其实叫朱国福

精武英雄霍元甲单挑俄国大力士的故事,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深入人心,而这个故事的原型,一代武学宗师朱国福反而被人遗忘了。

朱国福,这是一个早在上世纪30年代就震惊武术界的一个名字。他是形意拳第八代传人,1923年在上海四回合击败身高1米9比他重32磅的白俄名拳击家裴依哈伯尔;1928年参加“首届国考”以累计用时5分钟击倒37人的成绩,夺得第一。那时候的国考可不是现在的“国考”,只有把人打下擂台、击倒无法站立或对方主动认输才能算比试获胜,很难想象当时的他是如何夺得第一。

1936年,朱来到重庆,筹建了重庆国术馆(地址在今解放碑茂业百货),任国术馆副馆长。1937年开始兼任教育部体训所讲师、重庆市国民体育委员会委员、国术编审委员会副主任和重庆大学、西南师范学院、教育学院国术教师等职,从事武术教材的研究与实验、师资培训和普及武术的宣传这及竞赛等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朱国福继续在重庆大学任教,并当选为中华全国体育总会西南总分会武术研究整理组组长、中国武术学会委员、重庆市武术协会第一届副主席。1953年,朱国福接受时任西南军区邀请,为军队培养武术人才,并为军队编写了刺枪、劈刺等行之有效的军事教材,沿用至今。

曾受封国民党少将的朱国福晚年在文革中倍受冲击,重庆大学门口挂着“打倒国民党少将朱国福”等标语,红卫兵也常来家中骚扰不断。朱国福积愤成疾,1968年6月15日第二次中风,于重庆辞世,享年77岁。

笔者四处走访,在大渡口某小区找到了他的弟子黄惟林,尽管已经70岁了,但黄看起来仍精神矍铄、面色红润,一套形意拳打得虎虎生风、刚劲有力。套路过后,立在原地,双手抱拳一收,气定神闲,面不改色。

1956年,黄惟林被朱国福看中收入门下,不久后全国大炼钢铁,朱连续工作七八天没睡觉,中风瘫倒,黄惟林便悉心照顾在老师左右,学习推拿按摩的同时也得到了很多形意拳门的真传,直至师傅68年去世,算是朱国福关门弟子。

朱国福过世后,黄惟林习武不坠,教授了多名弟子,可因为种种历史原因导致了得到真传的人并不多。如今退休,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收集整理朱国福生平资料上,“我有生之年最大的愿望是,让师傅得到一个公正的评价,并将师傅的精神发扬光大。”

八十八载春秋

鲐背之年老有所为

师承峨眉一派的江海同江大爷1919年出生在江北县(今渝北区)一个普通小商贩家庭。因年幼多病,八岁时开始跟随舅父学习气功和简单的拳脚功夫,从此迷上了武术,机缘之下结识赵子虬老先生,遂拜其为师学习峨眉武术,一生从未放下功夫架子,闲暇时间总会练习两趟,如今已经快要八十八个年头。我跟随江大爷去他家参观,老爷子一口气上七楼不喘气还不比年轻人慢。在他为我演示峨眉拳术“三十六闭手”时,一手拿住我的手腕,竟让人感觉无法挣开。

老爷子说武术教学是因人而异的,针对不同的人要教授不同的功夫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但都是通过锻炼来改善人的体质,通过学习技巧达到克敌制胜的目的。古时武术之所以有门派之分,除了在拳术技巧上各有特色之外,在针对身体不同部位的锻炼方法上也有各自的门道,这就是所谓的内功,而往往这也是每个门派之中的不传之秘。

当笔者问起老爷子身体这么好是否和习武有关时,江大爷说其实长年修习外功的人,容易使身体损坏落下隐患,所以外家高手往往不长寿,但修行内功可以保护身体内脏同时刺激身体自我修复,尤其讲究“气机”和“心境”,“练气可养生,静心可延寿”就是这个道理。另外,练武也是练心,习武固然是练些拳脚功夫,但同样需要从中体会做人的道理, “处生不求人谅解,为人但为己心出”是他长久以来坚持的原则。在江大爷家中可以看到许多字画和根雕,老爷子说这些也是他的爱好之一,平时里写字画画种种花草也可以帮助他静下心来,长年下来老爷子总结的长寿心得就是动静结合。

同时笔者还注意到一本本或手写或翻印的武术资料码放在书房的一角,老爷子在家收集整理了许多关于老师赵子虬以及巴渝武术的资料,想要将之推广出去。但是局限于这些东西少有人懂,所以一直未能如愿。江海同说,人到老来最怕的就是心无生意每天混吃等死,他这辈子就是闲不下来,如今鲐背之年最想做的就是把老师教授的东西好好总结出来传承下去。

前段时间,江大爷刚过完他的95岁生日,他在寿宴上发表了近5000字的感言。老爷子在文后附了三句自己写的诗:

坎坷风雨九十载,一路辛苦一路尘,天地当知俯与仰,举杯邀月笑人生。

人生七十古来稀,感年七十不为奇,动静结合硬道理,人人能活一百余。

老骥伏枥志千里,日月放彩正当时,霞满天街阳光美,万木逢春老有为。


江海同是赵子虬的弟子,95岁的他舞动十多斤重的云月大刀似乎并不怎么吃力

三十年颠沛流离

离世不忘武术传承

冯宝生,1892年生,六合门拳械传人,18岁时因天灾离家,到了东三省修铁路,三年后去了天津上海等地教授武艺。上世纪四十年代正值乱世,冯为躲避战乱来到四川,因武功不凡被聘为警察局的武术教官,但后因看不惯此地“长官”的军阀作风,就不辞而别打算借道重庆返乡,却因抗战全面爆发滞留在了重庆,这一留就是四十几年,此生再未能回到老家。

在重庆期间,冯宝生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靠开医馆和教授武术养活全家人。当时的因抗战期间全国武林人士云集重庆、鱼龙混杂,经常有人上门“切磋”武艺,或者名曰“拜师”实来“试技”的,冯经历了许多旧社会习武之人的艰辛和困苦。

其女冯素君在父亲的影响下自幼习武,多次参加全国武术大赛,后来一度担任武术教练员、裁判员,大半辈子的青春和热血都献给了武术,为六合门第九代传人。讲起父亲一生,冯阿姨说父亲从河北沧州老家到重庆,曾做过冯玉祥的保镖,当过“汉流”的“袍哥三排”,做过武术教官,还担任过政府伤骨诊所主任,浮沉多年,教授徒弟数百人,学生不计其数。但临终前对她说“武术完了!光练拳械,不讲攻防、不讲技击这叫什么武术?”。

的确武术乃杀人之术,功夫拳脚往往针对人体上某些致死部位,许多套路中都夹带着攻敌之弱的特性,招招取人要害。古时的习武之人对阵动手,轻则伤筋动骨,重则丢掉性命。但此时的世道已不似以前那般混乱,习武没地儿打打杀杀,只能作强身健体之用。另外武术之所以流传不广也是因为师傅选徒十分严格,要看徒弟是否心向正途,若把这种杀人的技巧随便教人,徒弟出去为祸乡里,对师傅来说就是一种罪恶。即使如此也常有武者冲动与人动手,失手至人伤残死亡,后悔不已。

传承将息

巴渝武术后继无人

冯宝生离世后,有的师兄弟去了外地,也有的去了国外开武馆,大多数人忙于生计,练习六合门拳械的人越来越少。如今冯素君女士年逾古稀,她说退休十几年来一直很困惑,因为学武太苦,人们为生活所累也没时间去学,“外面的世界又太精彩”,重庆武术可能后继无人。

虽然每天都有不少市民在公园、广场或是小区内练习武术套路,养身健体,但是实际上他们对于传统武术的攻防意义、内功调理、筋骨医术和心性境界等等的了解有许多不足,算不上学习到了真正的武术。

重庆各大门派的宗师有的已经作古,有的年事已高,学习武术的年轻人又少之又少。其次巴渝武术也缺乏合适的载体,历来各门各派的真正的武术文化和技艺都是师傅对徒弟言传身教,但在这个“快餐”的年代,想要让这些宝贵的财富通过口口相传传承下去变得越来越奢侈,武术的套路变成了花架子,武术的内涵几乎无人问津,很多东西随着老一辈的离世而失传。

面对武术发展现在的困境,笔者希望有更多人能关心和帮助武术的发展,使国术能“国”,传承不息。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豫ICP备10023864号-4
豫ICP备1002386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