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动态 通知公告 协会文件 政策法规 感悟体会 功理探究 功法演示 功法介绍 活动站点 人才库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武海钩沉 » 正文

此人是《水浒传》的民间武术之神,醉酒后反而更具打斗杀伤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0-19  来源:历史大学堂  作者:苟天晓  浏览次数:31
        《水浒传》足可以当作武术断代史和武术比较史来读。

从《水浒传》中能清晰地看出,民间(江湖)武艺长期被职业(军旅)武术碾压吊打。这个过程直至清末军旅武术退出历史舞台, 民间武术发生了革命性的飞跃为止。

从《水浒传》中也能清晰地看出民间(江湖)武艺与职业(军旅)武术的三大区别。

第一是职业(军旅)武术实用,能上阵杀敌;而民间(江湖)武艺漂亮好看,但华而不实,“赢不得真好汉”。

第二个区别,那就是拳术,军旅武术轻视拳术,认为它是“无预于大战之技”,最多把它当作“活动手足,惯勤肢体”的热身运动;而民间武艺却对它无比痴迷,一代接一代前仆后继、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地探索和追求。

第三个区别,军旅武术是“开大阵,对大敌”的格杀技术,强调“列队而前”、“一齐拥进”的配合。技术内容以长枪、大刀、弓弩等兵械技术为主体。而民间武术是“场中较艺,擒捕小贼”的对搏术,讲究“人自为战”。技术以拳术为主体,兵械多取单刀、剑、棍、花枪等短小轻便者。

null

 

▲武松,古典名著《水浒传》中的重要人物

但中国民间武术却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那就是在它的早期就以中国古代哲学作为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这一点世界上任何一门武术都无法望其项背。如“越女论剑”:“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佈形候气,与神俱往……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如《庄子说剑篇》:“夫为剑者,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先之以至。”在那时理论上已达到了制高点,起点非常之高,所以最后终于有太极、形意、八卦等内家拳的横空出世。

另外中国民间武术有着非常庞大群众基础,就像草根和灌木,虽然低矮,却郁郁葱葱,布满山河。在这样广袤雄厚的基础上,一定会生长出参天大树。

武松就是这样参天大树,民间武术的武神。

读《水浒传》你能清晰地感觉到武松的武艺与关胜呼延灼秦明等人冷冰冰的职业武术相比有着明显的温度,这是我们血脉、思想和文化的温度。这样的武术里有着我们的基因密码,我们与之有一种贴心贴肺、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感觉。

所以施大爷才在小说里详尽地描写了他的一招一势。施大爷给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这样写过。

null

 

▲武松画像

现在让我们来欣赏武松惊风雨、泣鬼神的武艺,其实也是施大爷惊风雨、泣鬼神的大笔。

武松的首秀是景阳冈打虎。这已无关什么武艺、什么招势了,这是武松的全部生命——他的血压、血糖、肾上腺素、精、气、神、英雄肝胆、万丈豪情在瞬间爆发绽放,全变成了勇气、力量和速度,它们超水平超自然的爆发绽放,使武松打死了这只“吊睛白额大虫”。

纵观全部过程,没有一个动作是所谓的武术招势,而每一个动作都是全部武术招势的集合。没有一个动作是多余的,而每一个动作都是不可或缺的。你反得琢磨,武松也只能这样打虎了,也只有武松能这样打虎了。没有第二种办法,没有第二个人。这场打虎写完,饶施大爷是个武学高手,恐怕他也会像武松一样,“手脚苏软,动弹不得”。

所以说景阳冈打虎是千古绝唱,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后来无论是谁打虎包括李逵杀虎乔峰打虎,都无法望其项背。

null

 

▲狮子楼斗杀西门庆

第二场是斗杀西门庆。这场的关键是杀而不是斗,杀也不是单纯的杀,而是杀心和杀气。请注意这段描写:

西门庆见来得凶,便把手虚指一指,早已飞起右脚来,武松只顾奔入去,见他脚起,略闪一闪,恰好那一脚正踢中武松右手,那口刀踢将起来,直落下街心里去了。西门庆见踢去了刀,心里便不怕他,右手虚照一照,左手一拳,照着武松心窝里打来。却被武松略躲个过,就势从胁下钻入来,左手带住头,连肩胛只一提,右手早捽住西门庆左脚,叫声“下去!”……(西门庆)头在下,脚在上,倒撞落在当街心里去了。

叹哥在评论这段时说狮子搏象用全力,搏免亦用全力。噫,叹哥误矣!武松杀西门庆时心中只有愤怒,只有杀气,他根本没把西门庆当做对手,所以他任其刀被踢落,他只是本能地显出高手范儿,“略闪一闪”,就将西门庆抓住从窗口扔下去掼死。这一动作正是武诀“闪即进,进即闪”,极高的境界。武二郎高手耶?施大爷高手耶?

武松打孙二娘的描写也极其生动,先是武松装做被麻翻,“这两个汉子扛抬武松,那里扛得动?直挺挺在地下,却似有千百斤重的”——这是“千斤坠”的功夫。

然后孙二娘亲自来提武松,“武松就势抱住那妇人……却把两只腿望那妇人下半截只一挟,压在妇人身上,那妇人杀猪也似地叫将起来”——不深谙武术能写出这样的细节?待张青跑进来,“武松跳将起来,把左脚踏住妇人,提着双拳,看那人时”——一个高手警觉和敏捷!

null

 

▲武松打孔亮

武松打孔亮

“那大汉见武松长壮,那里敢轻敌,便做个门户等着他。武松抢入去,接住那汉手。那大汉待用力跌武松,怎禁得他千百斤神力,就手一扯,扯入怀来,只一拔,拔将去,恰似放翻小孩子的一般。”

这就是“一力降十会”。

飞云浦和鸳鸯楼施大爷写得血风腥雨令人窒息,武松杀气腾腾,都是“不招不架,就是一下”,无论你是张团练张都监还是蒋门神及其徒弟,武松几乎都是一刀剁翻。这里如果写什么招势什么回合,施大爷就不是你我的大爷了!

而武松打蒋门神则使出了他平生绝学“玉环步,鸳鸯脚”。施大爷详细地讲道:

说时迟,那时快,武松先把两个拳头去蒋门神脸上虚影一影,忽地转身便走。蒋门神大怒,抢将来,被武松一飞脚踢起,踢中蒋门神小腹上,双手按了,便蹲下去。武松一踅,踅将过来,那只右脚早踢起,直飞蒋门神额角上,踢着正中,往后便倒。

这一招是《水浒》第一拳脚!戳脚门一直说这是他们的招法,动作、名称完全一样。但戳脚中的“王环步鸳鸯脚”是两个后撩腿,武松这一招则类似腾空转身旋风腿二起脚,是耶非耶?

null

 

▲武松醉打蒋门神

施大爷饶有兴趣地一次次描写武松的酒量饭量,饭量是力量的基础,酒量则是英雄肝胆、豪杰胸襟。越是这样武松的事迹就越真实,越令人信服。比如武松上景阳冈前喝了十八碗酒,吃了至少四斤熟牛肉。打完孔亮,将一大盆青瓮酒、一对熟鸡、一大盘精肉吃了个七八分。而到飞云浦之前,施恩给武松准备了一个包裹,拴在腰间;两只熟鹅,挂在行枷上。然后对武松附耳低言说这两个贼男女不怀好意,路上仔细提防。武松说我已省得了,再来两个来,也不怕他。当他听见这两个公人真的在等另外两人来,冷笑一声,然后——

武松右手却吃钉住在行枷上,左手却散着。武松就枷上取下那熟鹅来,只顾自吃,也不睬那两个公人。又行了四五里路,再把这只熟鹅除来,右手扯着,把左手撕来,只顾自吃。行不过五只路,把这两只熟鹅都吃尽了。

这是我见过的最精彩的吃相:黑云压城,杀气越来越重,读者气都透不过来,当事人应该口干地连唾沫都咽不下去——戚继光认为一个战士上了战场能咽下唾沫就很不错了,武松却偏这样吃完了两只鹅!

null

 

▲武松景阳冈打虎前吃酒

至于酒量,这里面隐藏着一个秘密。武松说他自己

“一分酒,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这力气不知从何而来。若不是酒醉后了胆大,景阳冈如何打得这只大虫?那时节我须烂醉了,好下手,又有力,又有势。”

哈哈,这句话里有大话的成分。武松打蒋门神是“烂醉”吗?NO!“无三不过望”那是武松给施恩逞能,你不是不让我喝吗?我偏喝给你看!另外他用装醉麻痹蒋门神,“有心来算他”,这是武松独有的过人之处。

景阳冈打虎也不是烂醉,这时他的酒大概到了八九分,老虎向他扑来时,“武松被那一惊,酒都做冷汗出了。”听见了没有?这时他的酒只有六七分了。所以当武松的酒到六到八分时,他的势和力即气势和武艺能激发到最佳状态。

武松的武艺是民间武艺的巅峰,包括后来的“轻功”、“金刚罩”、“千斤坠”之类都从他身上能找到。杀西门庆时他跳上桌子,又从楼上跳下去,从孟州城城墙跳下去,都是信手拈来,不着痕迹。刺配到孟州牢城营后,三番五次地非要管营打够一百杀威棒,他只是在故意逞能吗?要知道武松是个精细人,大树十字坡他智取孙二娘,而鲁智深则在这里被放翻。他被张都监设计陷害,起初以为是误会,所以束手待擒,等他明白过来,就马上屈招,准备越狱。他不做无谓的牺牲,他要管营打他一百杀威棒,他绝对是能扛住的。反观林冲卢俊义受了二十四十脊杖,就走不动路了。

null

 

▲武松打虎

武十回最有意思的是武松以景阳冈打虎开始,以小溪追狗结束;空手赤拳打虎名满天下,提着宝刀追狗却阴沟翻船,差一点一失足而成千古恨!武松这次失足是因为真的烂醉了,“烂醉了本事最大”?呵呵,让我们来看:

武行者醉饱了,把直裰袖结在背上,便出店门,沿溪而走。却被那北风卷将起来,武行者捉脚不住,一路抢将来。离那酒店,走不得四五里路,旁边土墙里,走出一只黄狗,看着武松叫。武行者看时,一只大黄狗赶着吠。武行者大醉,正要寻事,恨那只狗赶着他只管吠,便将左手鞘里擎出一口戒刀来,大踏步赶。那只黄狗绕着溪岸叫。武行者一刀斫将去,却斫了个空,使得力猛,头重脚轻,翻筋斗倒撞下溪里去,却起不来。冬月天道,溪水正涸,虽是只有一二尺深浅的水,却寒冷的当不得,爬起来,淋淋的一身水,却见那口戒刀,浸在水里。武行者便低头去捞那刀时,扑地又落下去了,只在那溪水里滚。

然后武松被追来的人横拖倒拽,捉上溪来,剥了衣服,绑在庄子里的大柳树,准备一顿藤条打死,然后一把火烧掉。武松因为烂醉,挣扎不得。

好玩不?有意思吧?施大爷能把武松从人写成神,也能把他从神写回成人。能把武松写得很崇高,也能写得很滑稽。崇高和滑稽对立统一,相得益彰,这才是大手笔,大天才。

null

 

▲武松夜走蜈蚣岭

施大爷就没有缺点了?NO!蜈蚣岭斗杀道人一节就有些莫名其妙。叹哥也说“意思暗与鲁达瓦官寺一段相对,亦是初得戒刀,另与喝采一番耳,并不复关武松事。”

看到施大爷在武十回终于有了一点破绽,我心里却放心了,踏实了,因为武松是神,也是人;施大爷是神,更是人。我们对武松、对施大爷更崇拜更喜爱了。最奇怪的是,每次读到这里,我总是不由地想起了杜甫的那首《登高》,被誉为“古今七言律第一”的那首诗!

我又跑偏了,扯得太远了是不是?我也感到奇怪,是不是《水浒》和《杜诗》都属于叹哥的“六大才子书”?它们都是我最喜欢的?那好吧,在本文的最后我们聊聊这首诗,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让大家从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中移步到诗情画意中,不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吗?

风急天高猿啸哀

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

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

潦倒新停浊酒杯

这首诗第一句起点就非常之高,然后如大海怒涛,汹涌澎湃,一浪摧着一浪,一波高过一波!但这首诗就完美无缺了?NO,最后一句就是败笔,就像武松夜走蜈蚣岭一样。但这点瑕疵并不影响这首诗的伟大。现在我们也知道了,杜甫既是神,也是人。这让我们感到更喜欢,更亲切。

 历史堂官方团队作品 文:苟天晓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豫ICP备10023864号-4
豫ICP备1002386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