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协会 赛事 社会 段位 晋级 考试 知识 人物 大师 名家 新秀
健康 饮食 运动 医疗 心得 拳法 功法 实战 视频 比赛 教学 表演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新闻 » 正文

一位贵州武术人对徐州国际武术大赛的印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6-13  来源:徐州体育  作者:陈孝康  浏览次数:22
核心提示:5月18日开幕的第三届中国徐州丝路汉风国际武术大赛已经过去20多天了,它对中华武术的影响已经显现并将继续加深,一位贵州武术人
       5月18日开幕的第三届中国·徐州丝路汉风国际武术大赛已经过去20多天了,它对中华武术的影响已经显现并将继续加深,一位贵州武术人陈孝康在本届大赛上获得1金1银,激情难抑,绘声绘色地写下了对这项赛事的宝贵印象。

徐州国际武术比赛纪事

陈孝康

听到赛事宣告员在广播里播出“清镇市武术协会:陈孝康,男子E组其他传统器械,8.94分”的声音时,我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这是金牌得奖的分数。回忆这一个多月的日日夜夜,我实在是感慨万千,过去的往事一幕幕像电影,都浮现在我眼前。

4月2日上午,清镇武协少林拳分会会长曾永年老师交给我一个任务,收取5月中旬去徐州参加比赛的费用和资料。

这是一件难办的工作,活到六十九岁,我是第二次参赛,第一次是去年七月到贵州安龙参加全国少数民族武术比赛,这项工作当时是分会秘书祁建华负责,现在他有事不能去,曾老师就把任务压到我的头上,当然也不好推辞。赶忙发通知,收资料,因为4月10日前必须寄出。而我们分会人员住处分散,发微信、打电话就是一整天。最主要的是需收的费用不少,仅报名及食宿费就1200元,来回路费2000元左右,每人预收3200元。我们担心,参赛人员会比较少。因为对我们这个下岗职工多、收入低的群体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果然不出所料,几天过去了,仅有10名会员报名,与去年到安龙比赛形成了很大的反差。去年到安龙,我们全分会41人,参赛会员就有33人,加上观阵助战的4人,几乎全分会出动。而今年去徐州,在报名的10人中,交钱时就有一名年轻会员因钱凑不齐不去了,会长曾永年老师答应资助他2000元也无法解决问题。其实这名会员不去怪可惜的,他练的翻子拳和春秋大刀系少林寺俗家弟子亲传,去年在安龙还获过两枚奖牌,今年不去徐州实在遗憾。4月9日刚要把钱寄出,另一会员又因颈部受伤把钱退去了。这样,我们徐州之行就只有8人组队参赛,这8人中大部分均参赛不多,有3名还是第一次参赛,参赛拳种也仅学了几个月。也就是说经济困难、缺乏经验、训练不足已成为我们这支队伍的短板。

不过,我们全队8人大多都是六、七十年代上山下乡过来的老知青、老工人,都吃过苦,有挑战困难的心理素质。队员周渝贵风雨无阻刻苦训练。队员赵汝亮和我同住一个小区,每晚都约我一同切磋技艺,每个动作多次重复,确实感觉枯燥无味;而且六、七十岁的老骨头,关节炎、老寒腿,经常腰酸腿疼是常事,流下的汗水不是过来人也难以知晓。也许是我们那个年代过来的人的特点,都不想认输落后;如果没有这点精神支柱,别说比赛,单讲放弃看电视剧的时间来训练也要有些毅力。当然这一代人团结互助精神也相应高于其他队伍,教练彭金燕义务担当队医,利用祖传跌打秘方为大家贴敷膏药,也不知她这药如何配,我的颈椎病和队员张国方的腰扭伤贴敷后都有效果,只可惜时间太紧,贴了一次就得参加比赛。张的腰伤也太重,一时也难以痊愈,出发后,71岁的队员赵汝亮在上下飞机的途中就帮他背行李。而彭金燕教练是全队唯一的女同志,其拉杆箱就由较年轻(也是5O多岁了)的队员黄创新负责。这些倒让领队黄邦嘉省了不少心,当然无形中也提高了我们这个队的凝聚力!

5月16日下午,我们乘飞机到达徐州,对于徐州,我们是从罗贯中所著“三国演义”对刘备三让徐州的情节描述才有所知晓,很多拳友都是在上小学时读连环画中认识,但来到徐州后才真正对这一城市有了更深的了解。这座城市历史上是兵家必争之地,抗日战争中歼灭日军一万余人的台儿庄战役以及解放战争国共双方出动一百多万军队的淮海战役都是以徐州为中心进行。在中国数千年的武术发展史中,徐州是全国闻名的武术文化发祥地之一,现在也是全国地市级武术之乡,其尚武之风炽烈而悠久,早在两千多年前,汉高祖刘邦就在此“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创立了对中华民族影响至深的大汉王朝。目前,流传在徐州民间的地方拳种就有37种之多,其徐氏北派少林拳、梅花拳、小八极拳就是典型的代表。仅武术馆(校)就400余所之多,武术辅导站1600余处,注册会员达18000余人,有7人15次获得过世界武术冠军。我们到了这座城市,与其说是参加比赛,不如说是观摩学习、开阔眼界。

5月18日上午,期盼已久的比赛终于拉开了帷幕;说实话,这种国际大赛我也是第一次参加,这次比赛全名叫“第三届中国·徐州絲路汉风国际武术大赛”,由国家体育总局、中国武术协会主办,其规模之大超过了2016年和2017年举办的两届,前两届参赛国家和地区仅20多个,参赛运动员分别为2500多人和2800多人。这一次就有42个国家,296个队,3756人参加比赛,涵盖了全世界五大洲;让不同肤色、不同语言、不同服饰、不同年龄的人们因共同爱好而走到了一起,各显身手,各展绝艺,场面蔚为壮观,有多大的挑战性可想而知。我想,六十年代我们国家搞了一场乒乓球外交,现在大概就是我们的武术外交吧,让世界各国领略一下中国武术的博大精深也好!

另外,到场参赛的还有梅花桩拳传承人韩建中,形意拳传承人张玉林,五祖拳传承人谢建全,八极拳传承人吴连枝,峨眉武术联合总会秘书长吴信良,陕西红拳文化研究会会长邵智勇,当代杨氏太极拳代表人物陈龙骧,河北省太极拳协会名誉主席李剑方,杨氏太极拳传承人傅青泉等名家大师,比赛期间,他们还借机开坛授课,和武术爱好者共同交流解惑。

由于高手云集,赛事也很激烈,教练、副会长彭金燕参赛的女子C组拳术、器械队,运动员多系名师弟子,有的还身兼领队或教练,由于彭沉着应战,两项均获金牌。领队黄邦嘉和我及4名队员参赛的男子E组拳术、器械队,运动员多系来自陕西、河南、山东等武术之乡且自幼习武的名师高手,以器械种类为例:就有禅杖、龙头杖、月牙铲、四节镗及枪剑棍等12种兵器,十八般兵器就占了一半多,这个队的兵器种类之多是几天来所有赛场的一大亮点,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几个月的训练努力总算没有白费。比赛结果,我们6人共获奖牌10枚,其中拳友周渝贵以拳术8.74分斩获金牌,我以器械8.96分、拳术8.73的成绩分别斩获金牌和银牌。最后结果,我们8人共获奖牌14枚,其中金牌4枚,银牌6枚,铜牌4枚。总算没有辜负传授我们黑虎拳、棍的曾永年老师一片汗水和心意!

这次比赛也出现了一些感人的插曲;其一是队员张国方临出发前扭伤了腰,来徐州时连器械也不带,一度准备弃权。大家好说歹说他才勉强支撑着同来徐州,按他的说法“是被你们忽悠来的”。当然,这是玩笑话,张是六十年代从上海来贵州上山下乡的老知青,在那贫穷的山沟里一呆就是七、八年,参加工作后,长年在野外工作,什么苦没吃过,这点毅力应该是有的。我也了解他,来贵州时才16岁,出身武术世家的舅舅担心他被欺负,逼他学了点摔跤、拳脚功夫,不料他天赋极好,刀枪剑棍一学就通。当年,在穷山沟里与长期和野兽蛇虫打交道、身强力壮的青壮年中,他曾摔遍整个村子无敌手。这次比赛我们只要求他能比划几下,别弃权就行。不过,我们也深深理解习武人之心理,一旦亮剑下了决心,决不会拉稀摆带。结果,不出我们所料,他坚持全部赛完。出乎意料的是还斩获两枚奖牌,这真是意外之喜,只不过回去后如何向其夫人交代(来前是向其承诺不上场参赛的),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其二是拳友吴庆忠在我们到徐州的第二天又从贵州自掏腰包乘飞机赶来为我们鼓劲,这个拳友去年自费去安龙为我们加油,今年又来助阵,来回几次为我们折腾,确实让我们感动不已,了解的人都知道,他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而且还是个糖尿病患者。不过,有人助阵对士气的鼓舞还是不容忽视的。以我来说,女儿一家远在北京,听说我参赛,也千里迢迢赶来为老爸当啦啦队员,连6岁的小外孙也嚷着要为姥爷拍照,确实增加了我的底气。不巧的是开幕式当天,由于人多拥挤,在拍照时右腿不小心被石阶划了一道口子,因为底下就是胫骨,流了些血,当时用纱布包扎处理了一下,也没在意。不料,第二天下午检录完毕后,临上场比赛时,突然发觉伤口钻心地痛,原来贴敷的纱布不知什么时候掉了,偷偷拉开了练功裤看了一眼,鲜红的伤口像裂开的嘴唇,张牙舞爪地露在外面。当时马上就要上场,处理也来不及,这时我才深深理解轻伤不能下火线的滋味,我不敢吹嘘自己有什么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崇高境界,但后面的小外孙和女儿、女婿拿着手机眼巴巴地望着,硬着头皮也要硬撑这难熬的一分多钟,不能轻易认怂,按农村俗话说:“要死也得打两个望天锤”。实事求是地说,当时确实大脑有些空白,完全是靠平时训练的条件反射把这一套黑虎棍术打完,最后是观众的掌声才提醒我退场行礼。在候分区,当报分员报告我获8.96分成绩时,我还呆呆站立不动,以为听错了(因眼睛近视,看不清报分牌),工作人员拍了我的肩膀,才惊醒离场。直到拳友们把报分牌照片发给我时,我真是惊喜交加,按排名我又得了金牌,这真是一个天大的意外之喜!好在女儿女婿晚上设宴为我们八人庆功祝贺时,一直未发现我的腿受伤,不然又会受到她们的再次惊呼和埋怨。

其三是前面说过,拳友张国方因腰受伤,准备弃权,连器械(他参赛的是黑虎棍和黑虎拳)也没有带。领队黄邦嘉给他买了一根棍又太长了,我们乘飞机过来连水果刀也不能带,下午又要比赛,时间又紧。人地生疏,一时也难找卖刀的商店,要截掉这几公分的棍头居然成了一大难题。还好,我们所住的今驿之家酒店会务组接待人员李秀婷老师去厨房借了一把菜刀,我花了二十多分钟(因担心弄坏菜刀),才把这几公分的棍头截了下来,虽是小事一桩,却解决了大问题!不客气地说,张的奖牌也应该有我和李老师的一份功劳。这个秀婷老师是组委会安排接待我们的人员,从气势、言谈来看也是个练家子,但其热情、细心、周到那是很够意思的,从上午五、六点钟到中午一、两点,一直到晚上十二点过都看见她忙碌的身影,我们驻地离赛场较运,上下车清点人数,通知食宿时间及乘车地点,任何一个环节出点差错都不行。我不方便打听她的年龄,估计也有五、六十岁,但真不知她是怎么撑过来的,临离开徐州那天,我们五点过钟就要赶火车,因担心影响她休息,没有和她告别,不料她听见声音就马上起来为我们送行,实在令人感动……

当然,不光是李老师,整个徐州给我们印象之深都超过了不少的城市,有的地方过斑马线没有红绿灯,大、小车司机发现行人就停车或缓行,不像有的城市一脚油门飞驰而过。有一次我上公交车准备交钱,不料司机马上用眼神制止我,这时我才发现是身前挂了运动员证的缘故(徐州市公交公司规定参赛运动员免费乘车)。两元钱不多,但心中却是感到非常温暖。总之,徐州留给我们的印象就是两个字:热情。徐州武协副主席柳建,发放资料的工作人员刘康与我们是第一次见面,短短几天就产生了感情,临别赠言竟是“明年多喝两杯”!

在徐州五天的比赛是短暂的,但留给我们的印象却是美好的。这次徐州大赛的各队联系人一共278个,大家共同建了一个“第三届徐州国际武术大赛群”,从大家临别所发出的微信赠言可以看出,大家都是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开徐州……

再见, 徐州,我们明年还会再来!

作 者 近 影

陈孝康,1951年生,贵州织金人,当过知青、工人、教师、公务员、法官,任过办公室主任、监察室主任等职,织金县人民法院退休干部。现为中国民间武术家联合会燕青拳研究会会员,成都市武术协会会员,清镇市武术协会会员,贵州省老干部活动中心武术协会会员。少年好文,壮岁习武,有《一场难忘的禁毒战斗历程》2007年获织金县政法委、禁毒委“参与禁毒战争、构建和谐社会”禁毒作品大赛文字类一等奖;《毒品犯罪案件侦破困难的原因及实施对策》2001年获毕节地区警察学会举办的“西部大开发与公安工作”理论研讨三等奖;所练“南拳”2017年获全国少数民族武术比赛男子BCE组传统南拳银牌,“棍术”2017年获全国少数民族武术比赛男子E组传统单器械银牌。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豫ICP备10023864号-4
豫ICP备1002386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