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协会 赛事 社会 段位 晋级 考试 知识 人物 大师 名家 新秀
健康 饮食 运动 医疗 心得 拳法 功法 实战 视频 比赛 教学 表演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新闻 » 正文

独家探访:俄罗斯美女太空科学家为何迷上少林功夫?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7-09  来源:大河客户端  作者:王玮皓  浏览次数:51
核心提示:提起少林功夫,在国外绝对是河南最叫得响的一张名片。在莫斯科,少林寺僧人释延彬创立一家少林武术学校,十几年来,学校从当初的
        提起少林功夫,在国外绝对是河南最叫得响的一张名片。在莫斯科,少林寺僧人释延彬创立一家少林武术学校,十几年来,学校从当初的一间小房发展到了1500平米的两个校区,他的俄罗斯弟子也已数以万计,这里不仅教会了俄罗斯人正宗的少林功夫,更让学习中国文化成为了俄罗斯人的日常。

 

 

  ■习武4年,她是来自俄罗斯的太空科学家

  在莫斯科市中心真理报大街一栋闹中取静的写字楼内,记者来到释延彬的少林武术学校,见有客人来访,门口一名穿着僧衣的俄罗斯小伙立刻双手合十,给记者施了一礼。

 

 

  走进屋内,墙壁上挂满了少林寺照片,其中多是俄罗斯人的面孔。学校的面积约有1000平米,设有三间功夫教室、针灸室和语言教室等。教室内安静异常,释延彬正在带领14名弟子上气功课,学员们有年轻的俊男美女、也有大爷大妈,大家立身中正、双眼微闭,身体跟随着释延彬的动作缓慢张弛,不时吐气发声。隔壁的另一间教室,几名俄罗斯壮汉正在练习少林棍,在教练的带领下他们上下翻飞,手中的棍子呼呼作响,看得出来都是老手。

 

 

  一旁,一名女孩正刚刚结束了一对一的私教课程,小武僧正在为她敲打肌肉做放松。这名女孩名叫娜塔莎,是一名瑜伽教练,3个月前刚开始学习功夫,谈到习武的初衷,娜塔莎说:“瑜伽需要身体的要求很高,功夫可以增强我的力量,训练我的精气神,我一直想学正宗的少林功夫,所以就找到了这个莫斯科最有名的学校,每个星期我都会来上两到三次课。”娜塔莎说,自打她开始习武,不少朋友都在向她打听。

 

 

  会说一些汉语的乌拉已经在这里学习了4年功夫,少林拳、气功她都有所涉猎,已经成为了一个“少林迷”,过去4年间,每年夏天她都要去一趟少林寺。“少林功夫对我的身体很好,特别是在精神方面也能让我放松下来。”乌拉看着只有30多岁,但她说出自己的职业后,着实让记者吃了一惊,博士后毕业后的她,现在是一名太空领域科学家。

  ■两次易址,武校面积翻了十几倍折射出武术的热度

  这件功夫学校由少林寺的僧人释延彬创立。上世界八十年代初期,不到10岁的释延彬来到了少林寺,从此,他跟着少林寺僧人练功学武,成为一名小武僧。经过多年的磨砺,他在少林寺长大成人并成为一名优秀的僧才。2005年,像其他很多优秀僧人一样,释延彬被派往俄罗斯,从事少林文化传播工作。

 

 

  2006年,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少林寺,在俄罗斯掀起了一股少林热,“一开始我每年只在俄罗斯待一段时间就回国了,学校也不对社会广泛招生,但学习少林功夫的人越来越多,渐渐不能满足俄罗斯人的需求。”释延彬说,因此,2012年,在少林寺支持下,“释延彬少林武校”正式在莫斯科成立。

 

 

  “最初是一个80平米的小房子,一年后学生就装不下了。第二个房子是200平米,用了一年也不够了,2014年就搬到了现在这个1000平方的地方。去年,我们又在莫斯科市中心的喀山火车站旁设立一家500平米的分校。”释延彬说,校址的不断扩大,折射出少林功夫在俄罗斯热度的增长。十几年来,他培训的学员数以万计,“我每天走在大街上,会碰到很多人给我行礼,叫‘师傅’,但我都记不起来他们的名字。”

  如今,释延彬的学校实行会员制,2018年,会员已经达到了5000名之多。基本每人一周都要来上一次课,勤的甚至要来三次,每天从早到晚,课程排的满满当当,一节课的费用是700卢布,合人民币70元左右,非常平价。

  释延彬再加上两名从少林寺派驻过来的武僧,一共只有3个人,释延彬只能从俄罗斯就此取材。“很多学了六七年的老学员现在都在这里兼职当教练,俄罗斯籍的教练已经达到27个,加上会计、保洁、美工等这些工作人员等等。”

  ■学习武术,俄罗斯人的初衷多是为健身

  俄罗斯最大众化的运动是足球和冰球,武术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看释延彬看来,俄罗斯人喜欢运动,每个人都会掌握一门运动技能,像跆拳道、空手道、自由搏击等俱乐部,莫斯科几乎每平方公里都会有一两个。“武术是他们选择强身健体的方式之一,首先是为了改变自己的体质、健康和心理来习武,但也有一部分人是因为对中国文化感兴趣。”

 

 

  释延彬说,他教授的功夫的种类主要有少林拳、少林棍、少林气功,以及散打等,学员大多数都是俄罗斯的精英阶层,有国家官员,有医生、教师,还有科研工作者和学者,其中60%的都是女性,多是练习一些气功,而男性则大多爱好硬功夫。

  “少林功夫也叫‘少林功夫禅’,禅是静,武是动,它们的结合对现代人来讲有很大的益处,越深入越能了解,越了解越喜欢,也就越能受益。”他说,俄罗斯人习武也很刻苦,在天分方面则和中国一样,悟性高很快就能深入进来,悟性不好,费得时间就长,关键开始看个人的耐心和恒心。

 

 

  随着武术热的兴起,越来越多的俄罗斯人把孩子也送来学武术,释延彬的学员下至4岁,上至73岁。还有一些外地的俄罗斯人或是欧洲其他国家的人,每年会定期过来学习武术。“推广武术不可能一蹴而就,不同民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信仰,首先不能有冲撞,有人以前是学柔道的,后来改练武术,但也有学习武术后转而练习其他项目的,关键是适合自己。”他说。

  ■传播文化,57名俄罗斯弟子要来少林寺朝圣

  看释延彬看来,功夫只是中国文化的载体,他的武校学校同时也是中国文化与俄罗斯的一座桥梁。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经常会搞一些文化交流活动,释延彬都会带着弟子们表演武术,此前普京多次邀请少林寺武僧团参加俄罗斯的国际军乐节表演,也都是他从中联络。

 

 

  在学校内一个房间里,黑板上写着中俄文字的对照,墙壁上贴满了两国文字的小纸条,其中一个写着“郑州的冬天冷吗?”另一个房间内则摆放着针灸和火罐。“我们学校开设了汉语课堂,义务教当地人学汉语,我们还会教俄罗斯人下象棋,他们非常喜欢中国的按摩和针灸,下一步我准备把少林禅医引进过来。”释延彬说。

  很多俄罗斯弟子对中国产生兴趣后,表示想到少林寺归山朝圣。每年,释延彬都要组织俄罗斯学员来河南。2014年,曾有71名俄罗斯弟子来到了少林寺,是人数最多的一次。“6月29日,今年的团就要出发了,我会带着57个学员到少林寺待半个月,让他们亲身感受一下。”释延彬说。

  “有些俄罗斯人可能十年前去过北京,去过河南,他们印象中我们中国是脏乱差的,很多人有偏见,但是这些年中国变化很大,现在他们再去感觉就不一样了,带着他们在国内坐高铁、坐大巴,去很多城市观光,凡是去过的都给他们留了一个好印象。”释延彬说。

  释延彬说,作为少林寺指派的僧人,他俄罗斯通过功夫传授的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传达的是平等、和平的理念,传输的是“自在”的理念。如今,练习少林功夫,学习中国文化,已经融入很多俄罗斯人的生活,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豫ICP备10023864号-4
豫ICP备1002386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