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协会 赛事 社会 段位 晋级 考试 知识 人物 大师 名家 新秀
健康 饮食 运动 医疗 心得 拳法 功法 实战 视频 比赛 教学 表演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武海钩沉 » 正文

武术口述史:1993年七运会武术散打的第一块金牌,创造历史!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7-11  来源:散打王  浏览次数:35
核心提示:讲述人:中国武术九段 张山先生记录者:阴晓林、赵光圣、郭玉成、李守培、张路平武术不能光搞套路,也得有技击1977年就有群众反映
 

讲述人:中国武术九段 张山先生

记录者:阴晓林、赵光圣、郭玉成、李守培、张路平

武术不能光搞套路,也得有技击

1977年就有群众反映了,1978年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提出来,思想界很活跃,武术界也有人提出来,武术光搞套路不搞技击,好像少了一根腿似的,很多群众来信反映。北京的人提的内容比较多,其中北京东城区武协李光,他提出要提倡武术散手,这样武术的内容更全面丰富,不能光搞套路。其实关于散打1936年和1937年搞过两次,也没有成型,报纸曾经评论过像斗牛,像斗鸡。我们要是再搞是不是和国民党一样呢?曾经有过论文不赞成打,各种“唯技击”论,提倡武术以健身为主,所以就以套路为主了。

民国武术技击

这就一直延续下去了,一直到1978年提出来,我们就写了个报告,应该把散打技击研究研究,武术的技击特点怎么提倡,怎么体现?从体育项目这个角度去研究整理、去发展行不行?

武术散打早期的实验

1978年开始运作,1979年北体、武体、浙江省体委三个单位作为试点。文也下去了,请一些过去搞散打的人去试试,一开始的时候,自己单位先打,免得有伤害事故,主要是研究技术和规则,每个单位就叫他们表演表演,先自己内部表演,自己单位弄几个人打一打。第二步,咱们再交流,武体和北体打一打,这样就发现一些问题,规则不足啊,怎么限定?怎么得分?多长时间?场地有多大?几局?一局比赛多长时间?间歇时间多长?怎样算得分?定下一些规范,然后就再打打看看,规则大概研究了四五次,其中还包括用几个裁判?像击剑似的一个主裁判、一个副裁判行不行?边裁、场裁,分别管什么?慢慢就形成了。

1982年就开始搞了对抗项目。1978年、1979年开始运作,1982年武术交流观摩大会上专门组织的去表演,去打,基本上按照5个级别。1982年举行了对抗项目表演赛,推手也作为对抗项目,为什么只抓散打,没有抓长兵和短兵呢?当时也试验了,感觉还不能反映刀剑的风格,你这个动作算什么呢?算劈?算刺?还是截?就感觉这个项目有点歧义,和刀剑不一样,和枪的动作也不一样,只有一个直刺式的,后来考虑就别抓这么多了,先抓徒手的吧,都想搞也不行,包括器材问题、裁判问题、场地问题等。就先搞散手。对抗项目多,以后再说吧。

1984年山东潍坊全国武术对抗项目表演赛(散打比赛)

要搞可以,你要给我搞成全国比赛

10年以后,1989年就开始正式比赛了,就算定下来了,各地有这个积极性,教练也有积极性。试验10年了,如果再这样继续试验下去,大家的积极性就会降低了。一个项目不给他立项,老试验也不行啊,一个是教练没有积极性,第二个体委也不给资金了。试验阶段各个省也发现了一些问题,谁去改进这些问题?技术提不高,身体素质提不高,比赛完后发现问题要解决问题,这样子运动员水平就提高了,再比赛一次又提高了。现在的运动员抗打能力、攻击能力都很强的。因为他天天研究这个事啊,以前试验的时候就不行,散兵游勇不行,你得有专业队,有一批人来专门研究从事才可以。运动员也研究,教练员也研究,医务人员也研究,慢慢这个项目就提高了。

当时我就给体委领导说,别搞了吧?试验了10年了,就别搞了,实际我说的反话,下边都没有积极性了,不搞了。领导说不搞怎么行啊,都试验10年了。我说要搞可以,你要给我搞成全国比赛。变成全国比赛,各省就奔着金牌去了,他就有经费了,他就要招队员去了,就有专业队了,就稳定地训练了。老是业余的散兵游勇,水平上不来。领导就说那你们写报告吧,接着规则书出来,教材出来,批准了,我就把裁判单独立项,运动员等级啊什么的,一年就出来了。领导说了话你得跟上啊,规则正式出版,运动员等级和套路一样,教材《中国散手》也出来了,这样子一下子就推出来了。这个项目的试验时间是比较长的,如果试验5年也早就推上去了,领导认为应该积极、稳妥地开展这个项目。我是故意将领导一军,10年都拍不了板这哪行啊,也不是说没人搞,也不是规则没有成型,就是因为没有专业队,没有专门的人研究它就上不来,得有全国比赛,各省市的体委主任要拿金牌,这个项目不就成型了嘛。

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中国散手》教材

从七运会的第一块金牌开始

1989年开始先迈出第一步,再考虑第二步,武术套路列入全运会了,我就考虑散打也要列入,这样档次就提高了,这样各省市就更重视。我就给领导探讨能不能把武术散打列进去?口头不行,后来我就写报告,当时给他们说的时候,负责这个事的,竞赛处的就说,你别费这个事了,武术套路已经给你们了,都列入全运会了,你这个算了吧,以后再说吧,好多项目都没有牌,你们这个已经有牌了,就挡住了。

后来我就找徐寅生,我说武术套路已经列入全运会了,散打已经是全国比赛了,散打能不能也列入啊,他说你们9个级别怎么列入啊?我说能不能给1个牌?他说那怎么打啊?我说你给1块牌,我们就有办法,就够用了,你给1块牌,这个项目又提高了,救了这个项目了,要不然这个项目列为全国比赛了,全运会没有,这个位置还是不行。最后就把他说服了,那就1块啊,多了不给了,最后就批了1块牌。

我就想和坐公交车一样,这么多人都想上车,你就别想有个座位,你能够上车就不错了,你还考虑座位?你只要进入全运会,1块牌也行,我估计以后会增加几块的,我就想先别贪多,有1块你就知足吧。这1块牌,对武术界、对散打来说太重要了。

1993年北京第七届全国运动会开幕式

张山

张山,男,1937年生,北京人,中国武术九段,国际级武术裁判,国家体育总局武术研究院首批专家委员会委员,原中国武术协会副主席,“中华武林百杰”之一。组织参与《中国武术史》《中国散手》《中国武术段位制教材》等编写工作。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豫ICP备10023864号-4
豫ICP备1002386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