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协会 赛事 社会 段位 晋级 考试 知识 人物 大师 名家 新秀
健康 饮食 运动 医疗 心得 拳法 功法 实战 视频 比赛 教学 表演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武术名家 » 正文

鱼形拳第十六代传人——王新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10-21  来源:吉林省东丰县武术协会  作者:依凝 李铮 金桥  浏览次数:1268
核心提示:长路漫漫,岁月留痕。纵观东丰武术历史,无论在已经尘封的历史画卷里,还是在精彩纷呈的现实生活中,都能领略和感受到东丰武术人

长路漫漫,岁月留痕。纵观东丰武术历史,无论在已经尘封的历史画卷里,还是在精彩纷呈的现实生活中,都能领略和感受到东丰武术人的风采。

在省市县武术比赛或武术表演大会上,我们都会有幸看到这样一位身手不凡,身轻如燕的中年男子。一招一式,呼呼风声。柔中有刚,力扫千钧!闪转腾挪如行云流水,脚起拳落气贯长虹。一套精湛的拳术彻底征服了观众,叫好声和雷鸣般的掌声如排山倒海,经久不息,令观众惊叹不已!他就是东丰县著名的鱼形拳第十六代传人——王新顺。

王新顺,男,43岁,东丰县弘义传统武术馆馆长,鱼形拳唯一嫡派继承人,少林四门拳第三代弟子,辽源市少林拳分会副会长。他出生于武术世家,其祖父王照普原籍山西大榆,因躲避战乱迁居河北沧州。王照普先生年轻时曾投奔爱国名将冯玉祥参加抗日,在白洋淀一带与八路军多次联手端掉日伪炮楼,至今在白洋淀还为人所传颂。

日本军国主义疯狂侵略华北中原,战火烧到了白洋淀。烧杀抢掠,遍地硝烟……这一切,王普照看在眼里,恨在心里。身强力壮的他,身怀绝艺,长期生活在白洋淀边,水性了得,嘴里衔着一根芦苇管,就能在水里呆一天。“浪里白条”是平常事。“鱼形拳”功夫得到了用场,鱼儿得水,游刃有余,他在水下的功夫不亚于岸上。他组织了一个水上别动队,专门和小鬼子作对。他们和共产党的水上雁翎队有联系,专门对付可恶的小鬼子。

有一次,他们得知小鬼子要押送四位共产党的要犯去南京。行动路线已经侦查得很详细,经过周密策划,凌晨,王照普带领水上别动队就出发了。

白洋淀的早晨,雾气蒙蒙的,芦苇荡里,一片宁静。王照普和他的队员们驾船转进了芦苇荡。荷枪实弹,精神抖擞地蹲在船舱里。大约两个多小时,汽笛声由远及近。太阳旗在日照下特别明显。“鬼子来了!准备迎战!”王照普下达了战斗命令。

芦苇荡里,静悄悄的。大家都憋住气,空气好像都凝集了。可是,意外的情况发生了。一只大雁凌空飞起,打破了空前的安静。小鬼子一顿乱枪过后,不敢前行了。怎么办?王照普当机立断,告诉战友们,“大家不要动!我去把鬼子引来,你们见机行事!”说罢,一个水花,早已不见踪影。“浪里白条”派上了用武之地。他在水里,像一条大镖子鱼一样,快速地游向鬼子的机动船。靠近船舷,他浮出水面,用尽全身的力量,向上抛出手榴弹,冒着浓烟的手榴弹,炸响了敌人的帆板船,小鬼子毛了,开始一阵乱放枪。突然他们觉得船要翻!“马上处理故障,立即开船!”话音未落,一个人露出水面,一枪就把指挥官打下帆船,四处响起了密集的枪声。一场激战,小鬼子不懂水性,别动队员个个都是游泳的能手。面对国恨家仇,人人义愤填膺。全歼日本鬼子,大获全胜!像这样的战斗,在白洋淀里演绎了无数次……

解放后,王照普老先不图名不图利,一心秉承祖师一脉单传的遗训,为鱼形拳入室弟子。据其生前回忆,鱼形拳创于明代,由全真武当派祖师张三丰的弟子邱元靖,少林高僧了悟禅师共创,据传二人为忘年交。有一天他们在瀑布边一起修炼禅法,见深潭之中游鱼往来追逐,生动有趣,凝神专注良久,顿有所悟,遂模仿游鱼姿态渐入化境,在禅练中悟创鱼形拳法。

 鱼形拳出于佛道两家,吸取各派之精华,仿鱼群戏水追逐,动静相济,快慢相间的动作,按照游鱼姿态,出神入化。此拳法后经张三丰祖师认证和整理,但由于此拳法出招过于凶狠,招招皆可致命,三丰祖师有嘱,此拳法不得流于世间,只可一脉单传。由于了悟禅师无子嗣,此拳法便由张三丰祖师弟子邱元靖代为传受,饱经忧患,几近濒危,终于传至照普先生名下。

王新顺的父亲王春华,少时便承继乃父武学。其父王春华曾是东丰县评剧团的当家武生,名震东北的武术大师王春华,是鱼形拳第十五代传人。他将鱼形拳传与爱子,当时的王新顺只有六岁。那真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吃尽了苦中苦。让王新顺记忆犹新的就是那根握在父亲手里的鞭子,在父亲的严厉鞭策下,才使他一步步走向成功之路。

记得在王新顺七岁的那个大年三十一大早儿,熟睡中的他被父亲从温暖的被窝里面薅了起来,推到严寒料峭的冰天雪地里。身穿单薄的练功服,在零下三十几度的寒风中站弓步、马步。半个小时过去了,他的小脸冻得煞白;一个小时过去了,他的小嘴儿都冻青了。当快要冻实心儿的他身体刚有抖动时,几声清脆的鞭子便落在他的后背,脊背上立马高高地隆起了一道道血檩子。眼含热泪的小新顺,又站上了一米多高的木桩,这一站又是一个小时。他挨打的事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习以为常。

宝剑锋从磨砺出。从八岁起,父亲就在他的双腿脚踝上捆绑上两斤重的铁砂袋,从东丰镇的西城区的西小铺,跑到距离西小铺五六里地的原飞机场武器库。在武器库旁边三四十米高的悬崖峭壁攀上爬下,练习轻功。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绑在脚踝上的铁砂袋也逐年加码,到了十七八岁时,王新顺脚踝上的沙袋已经重达四十斤。他的武术功底越练越深,练武也从被动变为主动,甚至是如醉如痴。到了十九岁时,他的轻功已经登峰造极,蹿房越脊不在话下,三四米高的房山墙他三步就能窜上房梁。

有一次王新顺骑着自行车去南屯基办事,回来的途中遇见十几个青年在围攻勒索一个老农民。好打不平的他放下自行车前去劝阻,还没等他站稳身体,一个彪形大汉操起碗口粗的木棒迎面打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右手一搪,左手“噗”地一个穿云掌,就将那个一百八十多斤的壮汉打翻在五米多远的壕沟里。不到一分钟时间,就将七八个年轻人掀翻在地,替憨厚的老农民解了围。

话说王新顺在钢板弹簧厂上班的时候,厂里年轻女工多,男工少,因此常有一些地痞流氓前来滋事。一天晚上,有个女工在上夜班途中被一群流氓拦住。女工拼命挣脱,连衣服都被撕破了。她脚刚进工厂大门,大群流氓就追了上来。好在王新顺手疾眼快,锁住了大门。大门是用手指粗的钢筋焊成的,足有两米多高。流氓们冲不进来,挥舞着砍刀、铁棒,不停地打着口哨,叫骂。他低下头,无奈地叹息,“都回去吧,杀人不过头点地,都回去吧。”可是,根本就没人理会他的话。听说了女工的遭遇,男工们无不义愤填膺,纷纷抄起家伙从车间里冲出。双方隔着铁门对峙。上夜班的男工总共只有六七个人,而流氓却有二十来人。众寡悬殊,流氓们的气焰更嚣张了,甚至有人拣起砖头往里面扔。一个男工被砸倒在地,鲜血直流。就在这时,只听王新顺头一声暴喝,就像晴空打响的炸雷,所有人都惊呆了。再看他向下一蹲身,“噌”地蹿起两米多高,左手搭在铁门顶端,猛然较力,整个身子箭一般射到门外。还没等大家反映过来,已经有三个流氓栽倒在地。流氓们挥舞着砍刀、铁棒从四面八方向他扑来。只见他闪转腾挪,拳脚并施,惨叫之声不绝于耳。也就三五分钟的功夫,二十来个流氓横七竖八躺在地上,全都不动弹了,他们像傻子一样定住,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事实。

岁月如梭,三十几个春秋的刻苦训练,潜心钻研,王新顺把鱼形拳,柔中带刚,静中求动,静如止水,动如脱兔的特点发挥到淋漓尽致。并通过手与眼合,眼与心合,心与气合,气与力合,力与法合,法与身合,身与步合的习练,达到了合与自然的最高境界。2007年,父亲王春华谢世后,36岁的王新顺成为了鱼形拳的第十六代传人。

王新顺文化水平不高,但他十分注重武德修养。他牢牢记住父亲说的“武德不好,拳打出来也是七扭八歪”的那句话。为了生活,王新顺曾在原来的钢板弹簧厂、沈后安装大队打过工,同妻子烀过熟食卖过菜。他六年如一日伺候瘫痪在床的老母亲,连续九个月为失去行动能力的老父亲喂水喂饭,接屎接尿。几十年如一日的艰苦生活历练和尊老爱亲的道德培养,成就了他热衷的武术事业。

2012年,他创办了自己的武术馆,为东丰武术习练者提供了一个学习的良好平台。也为传承鱼形拳和少林四门拳功夫,弘扬中华武术文化开辟了新天地。武术馆成立后,他把全部精力和心血都花费在培训武术学员上,先后六十多人前来学习鱼形拳和少林四门拳。他以高尚的的武德和深厚的武术功底,为东丰县培养出一批批出类拔萃的武术人才。达到了练习鱼形拳,少林四门拳保护关节、身体轻盈、步伐灵活、精力充沛、强身治病的理想效果,为活跃东丰县的群众武术活动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王新顺众多弟子之中,最喜欢的要属弟子孙洪斌了。孙洪斌自幼酷爱武术,在少年时代,对武侠小说中的各路英雄豪杰就佩服得五体投地,幻想有一天自己也可以闯荡江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做一些行侠仗义之事。在1991年,初中二年级的时候,通过一个同学有幸认识了师父王新顺,那之后就一直跟着师父学习武术。当时虽然是在校学习阶段,但因为对武术的这种热爱,所以一直执着地坚持着。每天下了晚自习就急匆匆跑到师父那里练上两个小时。那会儿师父对他要求特别严格,每天做基本功:跑步、压腿、踢腿、马步、弓步,这些练习很枯燥,几乎让他崩溃。他很喜欢套路,就经常问师傅:“什么时候能教我套路啊?”师傅却总是说:“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打拳不溜腿,一世冒失鬼。你先把基本功练好再说吧!”他相信师父说过的话,所以一路坚持练了五年多基本功,一直到高中毕业临要上警校的时候,师父才把“鱼形拳”的套路传授给他,告诫他一定要勤加练习,并千叮咛万嘱咐:习武是为了强身健体,要讲究武德,千万不能学会拳术以后出去打架闹事。上警校以后,通过学习散打和擒拿,他才真正明白原来基本功是这么重要,武术是一通百通的,当时学的很轻松。

他参加工作以后,当了一名刑警,也一直跟随师父学拳,无论严寒酷暑,风雨不误,从来没有间断过。武术给了他强健的体魄,也是使他在面对罪犯的时候有了一份更加坚定的信心。无论罪犯手里拿着什么样的武器,他都没有畏惧的心理,可以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最终将罪犯抓获。记得那是2010年10月2日早上,他接到线报:一名逃犯任某回到他的辖区保胜村五组。当他跟所长汇报以后,所里制定了抓捕方案。所长带着他和另一名年轻的民警前往抓捕。当他们发现任某在一个农户家的院里坐着的时候,就停下车,所里的那名年轻的民警第一个冲下车,直奔那个逃犯。他和所长也急忙跟了上去。当时一边跑还一边喊:“别动,我们是警察!”任某虽然个子不高,但体格魁梧,他顺手抄起身边地上的一把斧头,照着那个年轻的民警砍了下来,年轻的民警一侧身,躲了过去。当时他跟在那个年轻民警的后边,民警躲过去以后,他就直接面对着任某,他又一次告诫任某不要动,但任某并没有听劝,瞪着充满红血丝的眼睛,发疯似的拿着斧头对着王新顺的头部凶猛地直砍下去,只见他身子一侧,一个滑步,躲过砍来的斧子。但任某借着这个机会,一下就蹿了出去。他急忙转身开始撵,任某一边跑一边回手用斧子一阵猛砍。他紧紧跟在任某身后,好几次差点被砍到,但都被他敏捷地躲了过去。人一旦处于疯狂状态,好像可以爆发出无穷的力量,罪犯的每一斧子都是既快又狠,咄咄逼人。就这样边追边躲,差不多追赶了有500多米后,他一步窜到任某的前面,将他死死堵住。但任某并没有放弃,拿斧子又向他砍来,罪犯双眼的寒光让人心里发憷,那是充满着仇恨,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的狠毒目光。只见他一个一侧身,顺手一个“抄手”,一下子就把斧子狠狠抓住了。这时,同事们也追上来,从后边一个“抱膝顶摔”就把任某按倒在地,但任某仍不停地负隅顽抗。早在习武的时候他就知道人的力量是从腰部发出的,所以,当时他用膝盖一下顶住任某的后腰,任某当时就动弹不得了。这样,在毫发无损的情况下,成功的将一名手持斧子疯狂反击的逃犯成功抓获。后来他时常在想:如果不是自己有良好的武术根基,可能这次逃犯没抓住,自己也会受伤,回想起那惊心动魄的追捕场面,多少还是有点后怕的。

2013年,沉寂多年的王新顺在东丰县武术协会领导的动员下,第一次参加了辽源市首届龙德杯武术大赛,小试牛刀的他夺得了一块宝贵的银牌;2014年他带领弟子们杀进辽源市第二届武术大赛,他的弟子夺得了一银二铜的好成绩,他自己夺得了一块金牌。紧接着他一发而不可收,相继在四平市中韩国际武术交流大赛和吉林省首届武术精英大赛,各获一块金牌。金色的收获和闪亮的奖牌,更加坚定了他传承鱼形拳和少林四门拳的信心和决心。他带领爱徒们,认真研究武术理论,刻苦训练武术技艺,为东丰县创建中国武术之乡作出巨大的贡献。

在皇家鹿苑这块神奇的黑土地上,武术精英以对武德修养的推崇,武术文化的追求,武术功夫的砺练,演绎了自己不平凡的武术人生。传统武术是瑰宝,我们热切期待,鱼形拳走向更加辉煌的明天!

 
 
[ 人物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人物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豫ICP备10023864号-4
豫ICP备10023864号-4